分类目录归档:讲述

撤销训诫书


不是吹哨人,不是英雄,但一个普通人的良心和勇气仍然值得赞颂和铭记。 李文亮医生千古。 致敬抱薪者

漫游小青岛


按照一般的说法,青岛这个名字来自于小青岛。小青岛是青岛湾海边的一个小岛,离岸很近。据说先有小青岛,而后有青岛村、青岛湾,及至于青岛市。小青岛另有一个名字叫琴岛,据说是因为岛的形状像琴;所以青岛又有别称琴岛。早年间,确切的说是俞正声主政青岛、市府东迁、东部开发以前,青岛的标志并非是现在的五四广场红色的火炬“五月的风”,...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我最早开始跑步的时候,国内跑步的热潮才刚刚开始–不是跟现在这样,你的朋友圈里至少有几个中年跑男晒里程。我仔细想了一下,那时候还没有朋友圈,我经常用的是QQ的说说。当时女儿出生不久,一方面时间的关系,另一方面感觉人到中年,不适合再从事对抗性太激烈的运动,所以慢慢的就放弃了踢球,开始跑步。 我体质一般,爆发力...

动画世界还是动物世界


当动画世界变得无比的真实,真实到像看纪录片里的动物世界,我们真的会喜欢吗?这是我看了迪斯尼最新重制的经典动画《狮子王》以后的疑惑。 2019版的《狮子王》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接近现实世界的动画片了,可是除了几乎毫无瑕疵的真实,我却并没有觉得震撼或者感动。前几年的《疯狂动物城》那种饱满的、丰富的场景和细节确实让我对于动...

吃掉一只虫子


公司楼下是标准的风口,两边是高楼南面是大海,平常别的地方一丝风都没有,这儿没来由的一阵阵的吹风。今天早晨就是如此,我正往大楼门口走着,猝不及防的来了一阵妖风,把一只飞虫吹到我嘴里,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咕咚直接咽下去了。也不知道是害虫还是益虫,更不知道有毒没毒。好在服用后走了几百步,时间也过了好几个时辰,尚无明确的不...

大戏开场,我睡着了


前情提要:《头号玩家》 国足又一次开始冲击世界杯决赛圈的征程,亚洲区四十强赛国足对马尔代夫。离开球还有一小时我想眯一会起来看,结果一觉睡到两点多,起来看了一下结果,5:0,然后倒头又睡了。 马尔代夫除了水清沙幼,居然还有足球队?是的,虽然我没有去过马尔代夫洗过海澡,马尔代夫足球队还是有印象的。当年还是亚洲头球队的...

照相馆


这些年各种婚纱影楼、儿童影楼、写真工作室越来越多,传统的照相馆越来越少,拍证件照就成了一个问题。一直以来,我都是到一些柯达冲印店,或者是打印店,随便就照一张打印出来,毕竟现在数码影像处理很方便,谁都能拿相机拍一张。这些打印店、冲印店里边,一块背景布和一个最简单的单反,基本上就可以搞定证件照了,又快又便宜。至于效果嘛...

头号玩家


鲁能泰山队归化了一个和中国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葡萄牙小妖,德尔加多,最近刚从济南市公安局拿到了身份证,据说取了一个中文名叫鲁国涛–是不是有些莫名的喜感? 这在中国足球是个新鲜事,但在体育界,即使是中国体育界都不算新鲜。当年邓亚萍就曾经被改名小山智丽代表日本出战的何智丽击败。当然了,在那个年代,何智丽几乎被骂成卖国贼...

姜子牙与齐地八神


有时候我们对于某段历史的兴趣,往往是因为一个小的因缘。我兴之所至,游览了一次琅琊台,引出了对于两个事情的兴趣:一是越王勾践、越国,到底和我们遥远的齐鲁大地是不是真的发生过迁都琅琊那么密切的关系?因为至今并无定论,希望将来有史学家能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另一个是关于姜太公封神的传说。 封神榜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姜太公封神...

粽子MAX


日照粽子-粽子MAX 上面图里的粽子就是老家的大粽子。 用”菠萝叶”(又称粽叶,其实和菠萝没有一毛钱关系,实际是斛树叶)包糯米做成长方形的枕头形状,然后将两个粽子用稻草绑到一起,就成了图上这样的日照粽子–粽子中的PRO、PLUS版,粽子MAX。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粽子的一个小枕头包的米大概等于三四个普通三角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