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行走

大风,大风


我有一个德国客户J,和我关系算是不错,虔诚的教徒,每次出差来中国都花很多时间参加国内教会的活动;甚至有一次不无得意的对我说,中国基督教徒的数量远远比你想象的多。他二十多年前就开始来中国采购,算得上中国通,对于中德国情、体系体制的不同,很有自己的观察和见地。比如他会抱怨欧洲决策效率低下,中国各种基建工程做了很多正确的...

关于口罩的几件事


我以前对于口罩很抵触,即使去年家里多人肺炎,老婆逼着我戴口罩,我也就是老大不情愿的只在去医院的时候戴。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初一上午老家对于的疫情感觉还没有太紧张,到几个长辈家拜年时我还跟我老婆说,到了别人家里把口罩拿下来,戴着显得不礼貌–我老婆虽然可能忘了这句话了,但现在我自己想想都有些脸红。初二回城,去超市给...

换个角度想


去年十月份两个娃先后肺炎,医院没有床位,一直在门诊打针打了两个周。对于肺炎、对于医疗资源相对普通人的紧张程度,我有着最近的切身体会。对于身处中心的普通人的恐慌和无助,不需要看微信微博的各种视频,设想一下就知道了。细思极恐。河南省最早严格管控,被全国抄作业,号称最硬核操作。最早的操作,在12月底就停发了郑州到武汉的班线...

致敬抱薪者


疫情至今,也写了几篇日志记录日常,但是写到一半就放在草稿箱里不发了。太多的信息和观点,太多的事实和解释,让人无所适从。 今天早晨看到消息,最早报信被训诫的八人之一的的李文亮医生最终没能扛过新冠肺炎,只觉得命运残酷,现实残忍。发了朋友圈,不能太负面: 有一篇公众号里说,我们要把他的故事传下去。 不能同意更多。

心里住着一个杠精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老婆拿手机在看圆桌派,一会又换成了陈丹青。突然我想说点实话,我说:你在看那些真人秀节目的时候呢,我心里会说,来来回回就那几张脸,肤不肤浅无不无聊啊;现在你看圆桌派啊陈丹青呢,我心里又说,女文青……感觉自己心里住着一个杠精。

取消齐鲁交通ETC车牌绑定


我如果懂SEO,我会设法让这篇文章跑到百度搜索第一名。可惜我不懂,也只能写这样一个标题,希望需要的人搜索到,解决困扰。 如果你百度一下齐鲁交通ETC,你会发现画风是这样的: 故事是这样的。临近年底,我想还是办个ETC吧,毕竟国家大力推动,不办的话过年上高速恐怕要堵在人工收费口。不想被那些银行捆绑开新卡的ETC推广活动...

追剧《庆余年》


我没追过网文,电视剧出来之前不知道《庆余年》。这次追剧原因很简单,我以为会是跟《琅琊榜》一样的神剧,正好前两天开了个腾讯视频的超级会员,就追着看了。正如网上热议的,这次腾讯视频过于鸡贼了。本来VIP能多看几集也就罢了,到后来又搞出了一个付费超前观看,一集三块还是五块,被网友戏称为“超钱观看”。 我们这些比较早的网...

纪实72小时


偶尔在腾讯视频看到NHK的纪录片《纪实72小时》,被吸引住了,断断续续看了一个系列,很喜欢。用摄像镜头记录某一个地方 72个小时 的人和事,不刻意追求故事情节和感情注入,访问和旁白尽量客观,这种冷峻的记录风格能让你最大程度的感受真实的人物、场景和故事。 不论是圣诞夜长途车站离别的异地恋情侣,还是一生有半生在女子监狱度...

单曲循环


以前不能理解别人说听一首歌单曲循环无数遍,心里暗骂别人无聊。 最近自己试了一下,单曲循环一点不无聊,越听越好听。 比如:我和我的祖国~~~~ 还有人写博客就一两句话,我说这不就是微博吗? 现在自己试验一下,也很有意思: 发朋友圈瞻前顾后,写博客又老想着长篇大论,何必那么刻意。

漫游小青岛


按照一般的说法,青岛这个名字来自于小青岛。小青岛是青岛湾海边的一个小岛,离岸很近。据说先有小青岛,而后有青岛村、青岛湾,及至于青岛市。小青岛另有一个名字叫琴岛,据说是因为岛的形状像琴;所以青岛又有别称琴岛。早年间,确切的说是俞正声主政青岛、市府东迁、东部开发以前,青岛的标志并非是现在的五四广场红色的火炬“五月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