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行走

畅行16国的APEC卡


APEC(亚太经合组织)不但制造APEC蓝,还制造一个有点牛的APEC商务旅行卡。   历时大概一年时间,终于收到了公司给办的APEC商务旅行卡。实际从申请到下卡大约半年。然而,等有一天我美滋滋的欣赏这个卡的时候,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卡上我的护照号是错的!查看了提交的材料,护照号都是正确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办卡的人给我写错了。这个...

美国酒店泡茶神器


在美国旅行,很大的一个问题是喝水。对于美国人来说,除了咖啡,一切都要冰凉冰凉的。半杯可乐半杯冰是常态,即使你要杯水也得给你弄上一铲子冰–当然即使你要求不加冰,那个水也是透心儿凉。飞机上,餐馆里,要喝一杯热的就只有咖啡,偶尔有热茶,那茶,恕我直言,哪有什么茶味。 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我在酒店研究了他们房间里标配的...

美国旧货店印象


说实话,这个旧货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意思。之所以逛这个旧货店,是因为老板去年来的时候看到过一些木工工具,正好有个朋友做一个木工博物馆需要这种老的物件,所以过来看看给他带一点回去。     旧货店店面很大,跟一个中等规模的仓库一般–这种大农村印第安纳的小城市,最不缺的就是土地、房子。里边的东西五花八门,家...

芝加哥艺术学院(博物馆) The Art Institvte of Chicago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不是学校,是一个博物馆。然而,确实有一个学校叫芝加哥艺术学院,School of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简称SAIC(上汽躺枪)–确切一点翻译应该叫芝加哥艺术学院学校,就跟中国科学院大学一个道理,现有科学院后有大学。我也是在谷歌地图上搜索的时候发现的这个问题,然后搜索研究了一番才搞清楚的。 一切这...

大家长格伦


2004年第一次见格伦,算起来那时候他已经快60岁了。一个人绕了半个地球,从南非跑过来看我们的工厂和生产。我那时候刚从工作了三年的工厂辞职出来,到公司上班还不到一年,格伦应该是我接触的最早的几个外国人之一。老头满头银发,很朴素的一个南非白人,很安静但并不寡言,那时候我英文也不行再说也不知道聊什么,所以见面的场景虽然都记得...

奥古斯图斯堡宫的小森林


奥古斯都堡是位于科隆和波恩之间的一个宫殿,官方正式的名字是奥古斯图斯堡宫。奥古斯图斯是18世纪德国境内的大人物–科隆大主教,条顿骑士团团长,选帝侯,还是某德皇的弟弟–因为对于欧洲历史知识的匮乏,我就只能凭印象写这一些,而且网上的资料也不是很多。我发朋友圈的时候把这里比作恭王府,现在想想有点不是很合适。人的地...

科隆,科隆


不知道怎么形容科隆,但单单写一个科隆又不足以表达对这个城市的喜欢,所以题目就变成这样了。为了写这一篇日志,刚才特意去搜索了一下科隆的资料,发现这个城市的历史非常丰富,很难三言两语说清楚–或者说,自己本身就没有理清科隆的历史,就不照搬各种百科了,只说自己对这个城市的直观感受。 科隆在德国是个大城市,近百万人口,...

风车国,小孩堤防风车村


        从德国乌尔姆去往荷兰,我们在卡尔斯鲁厄停了一夜。因为只是住了酒店,晚上出去吃个汉堡,对卡尔斯鲁厄就没有什么印象。第二天一早就直奔荷兰鹿特丹。客户所在的小城多德莱赫特离鹿特丹不远,多德莱赫特去年来的时候看了个大概,所以我们就打算用下午的时间去看几个鹿特丹的名胜,排名第一的就是...

乌尔姆大教堂及乌尔姆


在这次出差欧洲之前,我对于乌尔姆没有任何印象和概念。对于德国的城市,除了有名的大城市,比如柏林汉堡科隆这几个,其余的大多数都是因为看足球而有的印象。比如当初第一次去法兰克福,虽然知道法兰克福是有名的城市,但首先联想到的是杨晨曾经在法兰克福队踢球;第一次到汉诺威的时候,也是想到了汉诺威96队,闲逛的时候也曾遥望汉诺威96...

新天鹅堡


从法兰克福一路向南奔驰,很多不限速的路段,用了不到四个小时,到了新天鹅堡。 新天鹅堡位于德国和奥地利的边境线上,可能是因为谷歌地图给我们错开了交通拥堵改了路线,所以当开到一个隧道前看到一个欧盟标志和一个不认识的词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前边到了奥地利了。在奥地利境内走了几分钟又回到了德国境内,到了新天鹅堡所在的小城。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