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Amish人一样的生活

第一次知道Amish(阿米什)人,是在2015年美国印第安那州的小镇上,看到一辆马车在等红灯。当时觉得很新奇,问了当地人才知道是有这样的一个族群,还特意拍照发了朋友圈。

 

 

去年在大致同一个区域,拍了一个马车的背面:

 

 

下边是从维基百科截取的Amish人的简介:

 

 

我当然无意去更深入的研究这个和我们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群。之所以想写一篇日志,是因为昨天看《看天下》杂志,读到一篇很长的介绍Amish人的文章,写了很多的Amish人面临的很多问题,特别是年轻人的面临的抉择:离开这个族群当然是自由的,但面临的一个巨大的考验:闪避(shunning),就是一旦你离开,留在那里的亲人就不会再和你联系。有一个姑娘,结婚的时候邀请了自己所有的Amish亲人,然而没有一个到场。个人觉得,这个族群之所以从两百年前开始,决绝技术(或者说拒绝技术以避免对自己的社群的影响),这个shunning的规矩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要想拥抱现代社会,就要永远的离开自己的家庭、亲人,这个抉择之难可以想象。

 

近几年,我们的舆论对于土著、原住民、田园生活、包括Amish这种生活,有一种类似于政治正确的赞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自己种的粮食和菜,不看电视不上网不用手机,仿佛这样了就回归了人类的本真。一旦有质疑,往往就会被用一句类似“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话怼回来。其实在中国,大多数有点年纪的人,都曾经做过那样的鱼,知道那样的生活心酸远多于快乐。我快上小学了,村里才开始通了电,有了电灯。所以对于童年的晚间记忆,是昏黄的煤油灯的颜色。后来有了电视,每个人的世界就像开了一扇窗。初中到高中都是要骑自行车上学的,高中离家四十多里地,冬天遇上北风凛冽,顶风骑行,那酸爽至今难忘。

 

文章已创建 4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