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聚德烤鸭

一起逛完天坛公园,表妹请我们去全聚德和平门店吃烤鸭。和平门店是全聚德的总店,而另外一个前门店不是总店–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我们从天坛公园出发的时候,我帮表妹用手机导航,随便搜了一下天安门附近的全聚德,导航到了前门店,表妹说不对,重新找的和平门店。虽说前门店比较老,但和平门店是全聚德总店。

全聚德和平门店是一栋四四方方的非常大的大楼,大概有五六层高。位置绝佳,从窗户里就可以看到国家大剧院和人民大会堂。不愧为首都第一名吃的旗舰店,巨大的大厅里满满的都是等座的人。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了位置,上菜很慢,烤鸭更慢。都说好饭不怕晚,可是恕我直言,全聚德烤鸭确实平平无奇,算不上太好的饭–现在全国各地不说专门的烤鸭店了,很多大的饭店都有自己的烤鸭,工艺上各有特色。相比而言,作为烤鸭的代名词,全聚德烤鸭的味道,客观的说,可能只是处在一个平均的水准。

光顾着拍照了,并没有仔细欣赏师傅的刀工。
摆盘算是特色,另外小鸭子貌似很难吃,俩小孩都是咬了一口就放弃了。

吃完了,表妹问我女儿好吃吗,女儿不会骗人,想了一会勉强的说,还行吧–还好是都是自家人,不至于尴尬。随后去看了烤鸭炉,说实话观感不是很好,不论是整洁程度还是现场的秩序、专业度,都缺乏一个百年老店应有的质感:

我知道会有很多抱着美好的憧憬来到全聚德、然而对于全聚德烤鸭的味道比较失望的人,会把责任归咎于传统技艺失传,或者工业化、流程化后独特性的消失。我个人却倾向于相信全聚德应该是固守了传统的味道。直白一点说,就是最早的全聚德烤鸭就没有特别好吃:在物质稀缺的年代,能够吃上一只流着油、烤的又酥又嫩的烤鸭,是一件多么幸福而美好的事情。就是这同一件事情,放到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就变得如此的寻常甚至连美好都谈不上了–这不是全聚德的错,当然也不是我们的错,更不是这个大时代的错,并没有人有错,只是时间不同了而已。

文章已创建 73

4 个评论 在 “全聚德烤鸭

  1. 祝融峰下一回首,
    你烟芳草旧迷楼。
    万卷经书一叶舟,
    事应无悔复无尤。
    如彼筑室于道谋,
    意气娇奢不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