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一只虫子

公司楼下是标准的风口,两边是高楼南面是大海,平常别的地方一丝风都没有,这儿没来由的一阵阵的吹风。今天早晨就是如此,我正往大楼门口走着,猝不及防的来了一阵妖风,把一只飞虫吹到我嘴里,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咕咚直接咽下去了。也不知道是害虫还是益虫,更不知道有毒没毒。好在服用后走了几百步,时间也过了好几个时辰,尚无明确的不良反应,想来是逃过一劫。

虫子进入体内,我想到的第一个是孙悟空变成小虫飞入铁扇公主的体内,在里边横冲直撞的弄的别个撕心裂肺,还假模假式的嫂嫂嫂嫂的喊,最后从敌人内部突破的策略成功,铁扇公主也毫发无损。所以我国的虫子相对来说比较正能量,到了西方的电影电视作品里,往往就是虫子进去变成异形破体而出,绿色或者白色的粘液滴滴答答,不说看着了,想想都恶心。由此我想到了东西方人对于吃虫子的不同的态度。

去年有一个荷兰客户一起吃饭,跟我说我昨天吃虫子了。我惊叹的说,你太有胆量了,我都很少吃虫子的,你吃的什么虫子。然后他就给我看了照片,是很大的海肠,我笑了,告诉他这是海鲜sea food,不是虫子worm!他说,这当然是虫子,海虫子sea worm。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海肠英文怎么说,查了查字典,还真是叫 sea worm,妥妥的海虫子。我只能说海虫子不是虫子,感觉自己在说,嗯白马非马……嗯窃书不算偷…… 然后更搞笑的事情在后边,那天吃的是饭店的标准套餐–就是一个人多少钱,不点菜,饭店给你约莫着上。饭店上了一盘海肠炒韭菜,我只能兴奋的说,sea food sea food!

不和连福建人都吃的广东人比了,就是在山东人里边,我对吃的都算胆子小的。小时候小伙伴们抓了小麻雀、知了都要烧着吃的,我基本没有吃过。能被抓住的小麻雀,一般都是那种没长毛的红色的小小的一个,我下不了手抓它们,更不用说烧着吃了。知了倒是经常玩,但是也是舍不得把它活活烧死吃掉。很喜欢挖知了猴,但都是放在蚊帐里看他脱茧成蝉。说起来,我小时候还真是一个又有慈悲心有好学的好小孩呢。所以呢,时至今日,又又慈悲心又好学的我,至今没尝过什么美味的虫子,连蚕蛹的都抗拒,更不用说什么蚂蚱豆虫了。唯一的敢吃的居然是蝎子,按说蝎子可比那些虫子可怕多了,可能是自己又慈悲又嫉恶如仇吧。

文章已创建 77

9 个评论 在 “吃掉一只虫子

  1. 想起来之前我家旁边饭店的那个大师傅是广东那边的,一到夏天经常在捉蚂蚱,然后油炸吃。作为一个北方人,我当时感觉好刺激啊,有点跃跃欲试却又觉得恶心下不了口。

  2. 说到虫子,我向来也是拒绝的。唯有小时候抓笋子虫玩,玩了过后烤来吃过,此后即便去了云南贵州也没尝试过那里的虫宴。

    后来再一次吃虫子是在东北参加大学同学婚礼,晚上在路边摊吃烧烤,尝了当地一种烤的没孵化的蝉蛹,入口之前有点抗拒,不过下口过后就没觉得有什么了,只是觉得蛋白质挺丰富。然后他们告诉我,还有一种更刺激的,叫做“神仙”,就是孵化到一半,半蝉半蛹状态的蝉蛹。外观不可描述。没敢尝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