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口罩

疫情很可怕,口罩很火爆。

日照三奇是业内传统大厂,疫情之初韩红和郭晓冬到日照帮武汉抢口罩,去的就是他们家。最近有出口韩国的贸易商找到在日照做领导的学长,求帮忙协调日照三奇。然而,很早以前工信部已经派人驻厂了,海外疫情爆发后,外交部也派人到了三奇。产能有限,老板也疲于应付,就只能躲。

我的一个关系很好的供应商,年前机缘巧合,为泰国客户上马的工业用口罩生产线派上了用场。一次性口罩二月底通过了各种认证,日产80万片;四月初KN95试制认证成功,日产几万片。

这几乎就是开动了印钞机。

年前跟他们开发了一个新产品试制成功,客户下了很大的订单,现在准备批量生产。同事抱怨说,他们家现在配合意识明显不行,怎么回事?一边是苦哈哈的机械制造业,一边是钞票制造业,他们会把重点放在哪儿这还用猜吗?看着手头上的订单,我打了个电话,大意是口罩要造,我们的订单也不能不管啊,明天我过去拜访一下你们有时间不?

你瞧,疫情和口罩把我变成了更好的客户,更好的我,要上门送订单,帮助安排生产了。

下班路上,南方供应商朋友给我打电话,聊了一会口罩生产。他说一个月以前有人让他做口罩辊子加工。当时按照机械加工行业的较好的利润价格,一千块一只,他没有做,现在已经涨到了上万。口罩设备原先便宜的十几二十万,现在八十万一百万乃至二百万。

除了疯狂,我们想不出更合适的形容词:

都是苦哈哈的制造业者,要问我们怎么想,除了假装内心毫无波澜,我们还能怎样?

《疯狂的口罩》有7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