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字先生

场景1:

社区即将换届,被小组长喊去开会。要连任的书记,给大家传达最近学习党史的中央精神,将领导人的栗li念成了粟su(你懂的)。我一周跟着我爹看一次新闻联播,这些主要大领导的名字还是熟悉的,所以一下就听出来了。说实话我有点吃惊,并不是因为错别字,而是我以为这些文件、这些领导人的名字,算是领导的专业范围内的内容,应该是耳熟能详的,怎么能这么生疏以至于读错。不能再借题发挥了,再发挥就细思极恐了。

场景2:

最近买了一些文征明字帖描红纸,试着写一点行书。抖音关注了几个书法号,前几天看了一场书法家的直播写字。字写的如何不敢评论,毕竟老师是中国书协会员。老师写了一个小扇面,录了著名的唐诗,常建的那个”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末句是“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写完了读了一遍,到最后的钟磬qing音,老师赫然读作钟磐pan音。我也没什么文化,但是这种普通的诗还都是能背诵的,吓了一跳:是不是我这几十年都读错了?百度了一下,没有错,是老师错了。

但是这也不仅仅是读错字的问题。这位书法家,不仅写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字(没法回放,我也不确定他写的是钟磬的磬还是磐石的磐),还用了一首不甚明了的诗创作了作品。如果他理解”但余钟磬音“的意思,应该不至于犯这种低级错误。说实话,打破了我对于书法家(中国书协会员应该算是吧)的美好想象。

这两个字对于普通人来说,虽然不难,但错也情有可原。但是这两位先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犯这种错,让我这种外行都觉得尴尬,如鲠在喉,只能写一篇日志偷偷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