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国,小孩堤防风车村

        从德国乌尔姆去往荷兰,我们在卡尔斯鲁厄停了一夜。因为只是住了酒店,晚上出去吃个汉堡,对卡尔斯鲁厄就没有什么印象。第二天一早就直奔荷兰鹿特丹。客户所在的小城多德莱赫特离鹿特丹不远,多德莱赫特去年来的时候看了个大概,所以我们就打算用下午的时间去看几个鹿特丹的名胜,排名第一的就是离鹿特丹市区十几公里的小孩堤防,荷兰最著名的风车聚集地。

IMG_1480-EFFECTS

阅读更多 »风车国,小孩堤防风车村

乌尔姆大教堂及乌尔姆

在这次出差欧洲之前,我对于乌尔姆没有任何印象和概念。对于德国的城市,除了有名的大城市,比如柏林汉堡科隆这几个,其余的大多数都是因为看足球而有的印象。比如当初第一次去法兰克福,虽然知道法兰克福是有名的城市,但首先联想到的是杨晨曾经在法兰克福队踢球;第一次到汉诺威的时候,也是想到了汉诺威96队,闲逛的时候也曾遥望汉诺威96那略显寒酸的球场。再比如拜仁的慕尼黑,虽然慕尼黑是著名的城市,但拜仁给慕尼黑名气的在中国的加成是指数级的。乌尔姆没有著名球会,也不是德国的大城市,所以感觉非常陌生。只是因为这是离我们客户最近的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城市,住这里的酒店方便第二天拜访客户,因缘际会,就有了乌尔姆两个半日游。

著名的多瑙河将乌尔姆分成两个,一个乌尔姆一个新乌尔姆,而且这两个城市还分属两个不同的州。我们住的酒店就在河边,准备下去逛的时候看了下地图,才知道来到了著名的多瑙河畔,脑子里回荡起那熟悉的旋律-其实分不清是蓝色多瑙河还是春之声圆舞曲–兴冲冲的来到河边,发现多瑙河应该很长,我们来的是比较不蓝不浪漫的河段。河不宽,感觉比美因河差一个数量级,水流很平缓,还比较清澈,但是和蓝色多瑙河这个名头是不搭界的。看着是一条很普通很普通、很多德国城市都会有的河流。唯一和那首著名的曲子接近的,是河水无声流淌的那舒缓的节奏。河边有些非常大的很有年头的碉堡。

阅读更多 »乌尔姆大教堂及乌尔姆

新天鹅堡

从法兰克福一路向南奔驰,很多不限速的路段,用了不到四个小时,到了新天鹅堡。 新天鹅堡位于德国和奥地利的边境线上,可能是因为谷歌地图给我们错开了交通拥堵… 阅读更多 »新天鹅堡

《画-远看山有色》只是半首诗,作者也不是王维

给孩子整理诗,到《画》的时候搞不清楚作者了,就网上搜索了一下,原来通常说作者是王维,只是有人在王维上画作上题过这首诗–我国的书法绘画作品流传下来,往往被不断的增加各种题跋,流传越久就越多。而且,我们见到的是上半阙,还有后四句的:阅读更多 »《画-远看山有色》只是半首诗,作者也不是王维

隐约之间的词作者,尹约

有人说,你吃到一个好菜却一般不会想到去认识那个大厨。其实不是的,很多时候我们就想认识后边那个人。作为一个有点文学爱好的老文青,我听流行歌的时候对歌词写的好的会下意识的去看看词作者。这两年我印象最深的两首歌,《玫瑰与小鹿》和《大鱼海棠》,居然不但是同一个演唱者周深,连词作者都是同一个人–尹约。百度了一下,资料寥寥无几,貌似和高晓松关系紧密,据说还是晓松奇谈的主编。这样一个人居然能在网上人如其名的隐隐约约之间,奇女子也。

个人感觉,尹约的词比之高晓松更自然更少匠气,更像诗。

阅读更多 »隐约之间的词作者,尹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