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19年5月 相关文章

全聚德烤鸭

一起逛完天坛公园,表妹请我们去全聚德和平门店吃烤鸭。和平门店是全聚德的总店,而另外一个前门店不是总店–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我们从天坛公园出发的时候,我帮表妹用手机导航,随便搜了一下天安门附近的全聚德,导航到了前门店,表妹说不对,重新找的和平门店。虽说前门店比较老,但和平门店是全聚德总店。 全聚德和平门店是一栋四四方方的非常大的大楼,大概有五六层高。位置绝佳,从窗户里就可以看到国家大剧院和人民大会堂。不愧为首都第一名吃的旗舰店,巨大的大厅里满满的都是等座的人。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了位置,上菜很慢,烤鸭更慢。都说好饭不怕晚,可是恕我直言,全聚德烤鸭确实平平无奇,算不上太好的饭–现在全国各……

继续阅读»»»

生产力工具清单-Ver. 201905

Snipaste: 贴图工具,以前推荐过,极度好用。 Listary: 搜索工具,极度好用,已经完全替代神软Everything。 Freefilesync:文件同步工具,极度好用。最近Goodsync限免,正在对比。 TerraCopy:文件复制移动工具,很好用,正在适应。 Honeyview:看图工具,不能win+→半屏是硬伤。 Potplayer: 影音播放工具,很好用(当然这个不算生产力,娱乐促生产吧) Spacesniffer: 硬盘存储分析软件,极度好用。 Diskgenius: 老牌磁盘管理工具。 年岁渐长,好多用过的软件都记不住名字了,列个表备忘,也算推荐。一般都是有了需求去找……

继续阅读»»»

◷2019/05/14   @Eric   ▤格物   ⚑

海德堡印象

我把心遗失在海德堡 在一个温暖的仲夏夜 我的耳朵充满了爱情 她的嘴唇好像玫瑰含笑 当我们在大门前告别 我清楚记得那最后一吻 把我心遗失在海德堡 我的心啊在内卡河边狂跳 —歌德《我把心遗失在海德堡》 海德堡有好几重:海德堡首先是一个德国古老的城市,这个城市横跨内卡河。内卡河的南岸是海德堡的老城,就是我们一般旅游者要去的海德堡;河的另一边是新城。海德堡最有名的一个是海德堡古堡,另一个是海德堡大学。 海德堡古堡实际上就是我们狭义上说的海德堡,是建在山上的可以俯视海德堡老城的一个古堡;而在海德堡,你不要去找海德堡大学的大门,因为这个大学是和城市融为一体的,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没有围墙的大学。你如果不……

继续阅读»»»

Farewell, 晓说

https://music.163.com/#/song?id=108119 可能是前边几期里铺垫的太多了,《晓说》最后一期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感慨,虽然几乎是从从七年前的第一期的时候开始,追到了最后一期。本想发个朋友圈纪念一下,打字打了半句打不出下半句了:始于情怀,终于什么?想不出来,终于只是要结束而已。 前几年读过这样一篇关于高晓松和校园民谣以及晓说的文章,一直放在收藏夹里,还好链接还在: 李皖–这一代人的可爱与可憎。 我本来是想说说我们的情怀何来的,重新读了一下这篇文章就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当时的校园民谣大概就是那个意思,而且我们那时候毕竟还小,离他那个意思甚至都还差点意思,就不细谈了……

继续阅读»»»

北京两日游之天坛公园

如果选一个最具美感的中国古代建筑,我的答案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北京天坛祈年殿。这次时间所限,到达天坛公园的时候内院的票已经停售了,只能从围墙外边遥望一下祈年殿。 天坛公园不止是天坛,更是一个面积非常大的公园,天坛所在的围墙里边的院子只是整个公园的一小部分。我问女儿你怎么知道天坛的?她说我们的课文里有邓小平爷爷在天坛公园植树啊,还给我背诵了一段。我略感惭愧–由此可知我对女儿的学习有多么的不上心。 在这个角度,有几个人–应该是一位画家带的几位学生(类似老年大学那种学生)–在画祈年殿。女儿和她表姐都喜欢画画,两个人也顾不上游览公园了,站在这个小小的绘画角足足看了有半个钟头。 天坛公园里边古树……

继续阅读»»»

ThinkPad开机黑屏,F1,F4,Fn键盘灯全亮解决办法

症状如下: 开机以后没有没有反应,完全黑屏,但是F1, F4, Fn键盘都是亮的。长按电源键没有用。 原因和解决办法: 应该是ThinkPad的静电保护起作用了,需要复位: 断开电源,取下外置电池,用针状物插入复位孔15秒以上,解决。 ThinkPad的复位键在外置电池旁边,至于针状物吗,即使没有大头针,手机取卡针也可以,再不行曲别针总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