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行走

暴躁的早晨


本来是很愉快的的早晨。 醒得很早,有时间,所以开车去肯德基买早饭。回来的时候女儿已经起床了,儿子还在睡。小子昨天晚上折腾到十点多,早晨就醒的晚,但是早饭到了人也起床了。 女儿一边吃早饭,一边和儿子一起用ipad看象棋。看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用勺子一点点的kuai粥,我有点生气,就把iPad收了起来,让她吃饭的时候就赶紧吃饭。...

雨衣


台风梅花过境,一早就开始下雨,天气预报说肯定要下一整天。我给儿子找出来雨衣带上。女儿自己去上学,我说下雨了,她说我带雨伞了。我说可能会下的很大,你把雨衣找出来带着。女儿很不情愿,说没地方放。我被气乐了,雨衣能占多大地方。让她把雨衣找出来放在门口,下楼看看雨大不大,不行就回来拿。 女儿不出意外的撑着雨伞头也不回的上...

你用电,我用心


与佩指导无关,与山东鲁能队无关,与球衣胸前广告有关–我只是想吐槽一下国家电网。 记不清去年还是前年了,晚上接了娃回家,到家突然没电了,赶紧打电话问电力,客服答曰欠费了,交上就恢复。我就赶紧缴费,结果交是交了,一直也没有恢复。就继续电话,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总算恢复了。第二天想想气不过,就给12345市长热线...

买车


老中华11年了,里程数虽然少,毕竟年头在那儿,太古董了。配置也丐,要用个蓝牙都得拼多多买个USB的插上。 翻看了日志,发现2018年初就打算换车了,还看好了标致的5008。巧合的是,我第二次再想去看5008的时候,标致4S店倒闭了。我也算是5008精神车主了,在路上碰上我都会多看一眼。 一转眼都2022年了,尤其这两年多的疫情让很多事情...

再见,青春


校园民谣风行的时候,我还是个懵懂的孩子。我喜欢《同桌的你》,《白衣飘飘的年代》,《B小调午后》,《一个流浪歌手的情人》,大概都是高晓松、老狼、叶蓓他们的作品。但是当年、包括现在,我认为最能代表那时候校园民谣味道的,是沈庆的《青春》。 说实话,除了这首歌,我对沈庆一无所知。今天看到沈庆意外离世的新闻,才去云音乐又听...

荐片-四海狙击手


五一假期补看了三个电影。没有去打分网站的习惯,可实在忍不住要打个分: 狙击手。6.5分。 狙击手的6.5分是基于长津湖的。长津湖我要打分的话也就是6分。狙击手能强一点点,但不多。本来是可以打7分的,但是故事虽然很完整,基本点立不住–就是被俘侦察员当诱饵这一个贯穿全剧的链条各种不符合逻辑。可惜了这么好的题材和素材。 ...

Omicron防疫记录


上海就不用说了。华亭宾馆至今,病例已经达到了几十万。中国最大的城市,正在经历可能是建国以后最大的危机。至于说所谓清零和共存之争,甚至被很多人上升到了路线之争,是耶非耶,希望将来能有可以从容复盘的那一天。 三月份莱西市奥密克绒爆发、封城一个月多一点解封。在此期间,青岛市区基本上是实施的精准防控的策略,除了一段时间的...

李乐薇到底是谁?


上学的时候很喜欢一篇散文:《我的空中楼阁》,作者台湾作家李乐薇。年代久远,我不记得当时课文上,或者是老师上课时,曾经介绍过这位作者。只是因为太喜欢这个文章了,所以名字一直记得。 去年闲来无事,网上搜了一下李乐薇,百度百科里边竟然显示是一位男作家: 说实话我有点不能接受。 那么婉约空灵的文章,是这样一位大爷...

少年心事


女儿准备第二天上学的东西,突然想起来第二天要消防演练,老师要求带一条手绢。家里手绢不知道是找不着了还是脏了,她妈妈塞给她一条毛巾。女儿是个温和的姑娘,不会发脾气抱怨,只是眼泪汪汪的说弟弟以前吃饭的时候围着的那个手绢就不能给我吗,老师要手绢。我和老婆两个人就气乐了,告诉她消防演练的话,毛巾可比手绢管用,真到了那个时候...

主题


因为墙的缘故,博客留言里边的gravatar头像一直不能正确显示,但是自己不懂代码就一直放着。最近不忙,所以从网上搜个解决方案。搜到的答案是用头像缓存插件,或者在主题里边改上一个地址。 插件装了好几个,没一个好用。 主题里边改代码也是。我用的主题里边根本就没有gravatar地址的那一段,更谈不上改了。 来回捣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