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cron防疫记录


上海就不用说了。华亭宾馆至今,病例已经达到了几十万。中国最大的城市,正在经历可能是建国以后最大的危机。至于说所谓清零和共存之争,甚至被很多人上升到了路线之争,是耶非耶,希望将来能有可以从容复盘的那一天。

三月份莱西市奥密克绒爆发、封城一个月多一点解封。在此期间,青岛市区基本上是实施的精准防控的策略,除了一段时间的禁止堂食、孩子停学了一段时间,整个社会秩序基本正常,没有进行全域静止这样的严格操作。不同的是,分区的全员核酸检测已经成为了常态。到现在为止,我区大概已经做了八轮或者九轮。前年青岛市第一次全员核酸检测,可能是除了武汉以外第一个千万级的城市进行全员核酸检测。当时很多人嘲笑青岛市用力过猛。没想到过了两年,我们设想的歌舞升平的两年后,全员核酸检测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日常。收集保存核酸检测标签都成了有些人的爱好,因为核酸检测标签的设计也开始内卷:

最近因为一个项目,要经常到即墨工厂去跟进现场。工厂紧靠莱西。在莱西封城的最紧张时刻,我们开车去工厂也畅行无阻。

最近省内疫情形势严峻,济南和烟台尤其吃紧。我们和烟台的联系密切,我两个同事往常每周要好几天在烟台市,现在已经在办公室坐了好多天了。昨天我和十天前去过烟台的同事一起开车去即墨工厂,下高速时就被高速出口的大白拦住,被叫到一旁做抗原检测,因为我同事行程卡里有烟台市,而烟台市昨天已经带星。尽管我同事从烟台市回来已经是十几天前了,但是抱歉,不够十四天就要带星。我虽然早晨刚做过核酸检测,但是在核酸检测记录里边并没有显示。所以我们俩第一次被验孕–抱歉被抗原检测–抗原检测的那个试剂条和验孕棒实在太像了。我们俩做完了就走了,车刚开出高速口,突然想到,一会我们还要回市区,他们现在检测了应该给个证明之类的吧?要不然回到市区下高速,很大可能要再次检测。所以掉头回到检测点,然而到了时间,检测人员只是按照顺序找出了我俩的检测棒扔掉了。

所以我们做的抗原检测检测,只代表此时此地我们是阴性,这个结果不能用于几个小时以后、几十公里外的彼时彼地,虽然名义上都是青岛市,甚至即墨现在已经是市辖区。

工作完成回市区,到高速口就开始堵车。市区才是如临大敌:

照片角度问题,远远不足以显示当时那个位置的拥挤和紧张

出口大白看到了我同事的行程卡里边带星,跟我说开车到前边找交警。我就开到一个交警面前,交警让我出示驾照,我说没带;就要行车证。交警收走了我的行车证,说前边停车,登记做抗原检测。我俩停好车,来到登记点。青岛市区的规定和即墨高速口又不一样,我没有带星,所以不需要登记。我同事扫码登记、填写什么承诺书,还被再次警告,一定要写清楚,警察会跟你联系。所以我们一早从青岛市区出发,去了同属青岛市的即墨区,回家的时候就要做登记、做抗原检测,否则回不了家。随后就去做抗原检测。市区的抗原检测远比即墨高速口慢,我等了一会看队伍不动,找交警要回了行车证,回车上等着。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天都黑了,同事终于做完抗原检测回来了。

所以,我今天一早做了核酸检测,中午又做了抗原检测,可谓梅开二度。我同事中午晚上各做了一次抗原检测,一次有人的、一次自助的,可谓连中两元。我们都有美好的一天。

我不是共存党,但也不认为共存党有什么立场问题,只是大家出发点和认知不一样;我算是清零党,也不认为清零有多么的无懈可击。新冠是一个不断演化的病毒,要找一个发泄的靶子,我们应该骂这个妖孽般的病毒。之所以记下这一些,只是希望记住我们此时此刻的感受,有一天回忆起来,我们会知道当时我们付出这些代价或者说努力的时候,并非是甘之如饴。

2 Responses Comment (2) Trackback (0)
  1. 沉舟侧畔 :

    有没有考虑润出来?国外已经正常生活了

    1. Eric 文章作者 :

      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很难重新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