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自己生日快乐


很多年以前,那时候还叫小崔的崔永元,写过一本书叫做《不过如此》(话说这书名可真是做作)。书里边写的具体什么内容忘记了,只记得里边有一张小崔的照片,因为角度和光线的关系,把当时不到四十岁的小崔拍的像个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小崔说他特别喜欢这张照片,因为他通过这张照片看到了自己老年的样子。

小崔抑郁多年,不知道好了没有。这些年墙里墙外的没少说话,没少折腾。当年的实话小崔到现在的口无遮拦的老崔,看来看去,总还是那个底色里边未曾变过的愤青。其实我对崔老师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只是觉得他很真实,所以自己就会用这种真实映照自己是不是真实:在别人看来你真实吗?对自己来说,你真的面对自己的真实了吗?我拿不太准。

前几年有一句泛滥的网络流行语,叫做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其实我挺喜欢这句话的。但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大部分人只是出走半生,归来已是犬儒罢了。出走半生,无名无利,着实没什么在这一天值得庆祝或者炫耀的,所以就没有庆祝生日的习惯。

我娘在我农历生日那天跟我说今天你生日,在这过一下吧。我说不用了,等我们过阳历生日就好了。

为了写这篇日记,我搜了半天苏东坡的定风波,很遗憾,苏轼并没有留下这首词的墨迹。只找到了赵朴初先生写的作品:

苏神的境界,不是凡人所能望其项背,但也不妨碍我们心向往之。

人到中年,真的只想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何妨吟啸且徐行。

发表评论